一夕歡顏

霆峰

甘える 之贰

想看阿宝撒娇

baixiaorou:

方木接起电话,听见是梁宝晴的声音,二话不说就要挂。


梁宝晴却说,“方sir,那张卡你收到了么?”


方木勉强说,“什么卡?


梁宝晴解释一番剧组撒娇的相关事宜。


方木一开始听得直皱眉,这件事与自己什么相关?却听梁宝晴平平静静的说,“你没收到名额卡,而我收到了,想必这件事是交给我了。”


方木说,“哦。”


方木:“……等一下!!”


梁宝晴撒娇!那是何等天崩地裂的画面!方木的脸都白了,“你……你没必要按照他们的要求来。更何况这种……这种丢人的事,你也不愿意的,对不对?”


梁宝晴听着方木慌里慌张的声音,却是唇角含笑,“我愿意尝试。”


方木吓得不轻,“等一等!!”


梁宝晴风淡云轻,“方sir什么指教?”


方木磕磕巴巴,却说不出个所以然。


梁宝晴说,“不过我也问了,这个名额,也可以让别人代替。”


代替?


方木愣了愣,才明白梁宝晴的意思。梁宝晴果然又是在捉弄自己。


方木气得说,“梁宝晴!”


梁宝晴说,“方sir不愿意?那么还是我来。"


方木捏着手机,砸也不是,挂断也不是,内心矛盾挣扎。又听梁宝晴说,“方sir没别的事,我就先挂了,这件事需要好好准备。”


方木深吸一口气,壮士断腕的说,“我……我来!”




说完这句我来,电话里便沉默了许久。


梁宝晴耐心等待。


方木则是头疼得很。这个……这个‘撒娇’是从来没有做过的事。初恋是个变态兼大魔王,之后谈的一个又无疾而终。这种事从来没有机会实施,也没有对象可供实施。只得搜肠刮肚的想有没有可参照的类似案例。


脑中灵光一闪,还真的想到一个范本。那是自己在北京的一个小朋友,很是淘气可爱。


方木回想,略带一丝笨拙的在心中反复排演了几次,终于下定决心,深吸一口气,给自己鼓劲,拿住了手机。


梁宝晴的耳边响起方木含糊的一声,


“……阿宝哥哥。”




那个小朋友是自己给买了大汉堡之后,高兴的说,老方,啊不,方木叔叔!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叔叔!




后半截话,方木无论如何说不出口,尴尬的捂住脸,在沉默中僵持了半晌,听那端梁宝晴久久不出声,心知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,更何况是诸多挑剔的梁宝晴,便自暴自弃的说,“我就这样了,行不行都是这样。”


过了一会儿,梁宝晴才用微微沙哑的声音,“……方木,再叫一次。”


方木手一抖,直接挂了手机,把脸埋在手掌里,耳朵红得几乎透明。咬牙切齿的想,这个梁宝晴,就不是好人!

评论

热度(357)

  1. 菜菜rou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没牙rou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星空蓝终身骨灰级脑残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