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盼與君一夕歡顏

社會你霆峰

波儿:再怎么吃,跟我哥一运动就没了,饿

baixiaorou:

蓝波人气高,也许是因为他们俩的人间烟火


没有鬼狐仙怪,没有国仇家恨


没有山河动荡,没有魑魅魍魉


只有一天又一天堆积起来的小欢喜。




后海的冰。东直门的地铁。芬梨道的夕阳。同款不同色的跑鞋。






再有几个月,就是他们的两周年。


提前预祝张晓波同学多多吃饭,早日发胖。

波儿和蓝哥哥

baixiaorou:

晓波不来剧组加班。


大中秋,他跟他哥待在家里。


他哥从香港带来一盒嘉麟楼奶黄月饼。


晓波一手拿着月饼吃,一手捏着小肚叽,忧心忡忡的发愁。

微信头像

蓝波依旧甜甜甜

.:

许诺的微信头像是一个仓鼠的Q版漫画。




原因是有一回,许诺正在底下辛辛苦苦勤勤恳恳的含,感觉得到嘴里的那根越来越茁壮成长,腮帮子被顶得从里到外突出一大块。




脑补自己成了一个腮帮子鼓鼓的仓鼠,许诺越想越乐,等上去的时候,一边要进去,一边贴着何瀚耳根,把这个脑补一说,何瀚又想气又想笑,抬手按住许诺的后脑勺,轻声问,我以为这时候你只会想我,原来你还能想这个?




小许诺就激动了。




第二天,大许诺就把头像换成了仓鼠。








晓波的微信头像是各种千奇百怪的东西,有时候是自己的鬼脸,有时候是瘫成狗饼的小波,有时候是树冠闪耀的阳光。有时候是一片荡在河面的落叶。


有一天他刷朋友圈,发现那些有伴儿的朋友几乎都用了另一半的头像或者是合影。


他揣着手机蹬蹬蹬去找他哥。


趁他哥不注意,抓拍了一张侧面,换成了头像。


看了一会儿,又把头像给换了。


他哥正好也在刷微信,一刷,发现晓波换了自己的头像,再一刷,又发现换回了狗饼。


他哥诧异。


晓波嘀咕一句,我的。干嘛给人看。










酥皮有三个微信号,香港的一个,内地的俩。内地的俩一个是工作,一个是私人。


私人的微信号头像有时候是MJ,有时候是蓝天碧海翱翔机。


小生看这个头像是左也不顺眼,右也不顺眼,发个微信过去:威廉,我们打个赌吧。


酥皮回复:好啊。


小生捏着手机,嘴角一翘,诶嘿嘿。


五分钟之后。


酥皮的头像变成了:我是猪。


酥皮发微信过去:fongfong,我们再打个赌。


小生回复:行啊。


五分钟之后。


小生的头像变成了:我也是猪。

一线小生和superstar【III】【2】

画面感不得了,我就当做真的了

.:



【1】




【2】




superstar来法国是给杂志拍照和微电影,因为合作的导演的航班delay,多了一天空余时间出来,一刷朋友圈发现一线小生就在附近,便来叙旧。


两人一个趴在床上用手机打游戏,一个坐在床沿用手机刷附近的饭店。


助理发来微信,说是片场协调出了点问题,明天白天的戏挪到了晚上六点以后,具体几点等通知。


一线小生把这条微信拿给superstar看,问,“你一直到几点有空?”


superstar也联系了一下助理,说,“下午四点之前都可以。”


两人看了看彼此。


superstar说,“那我们?”


一线小生一拍大腿,“出去玩!”




两人收拾一下就出门。


一线小生分了一个口罩给superstar。


superstar不肯戴,说,没关系,这是法国,没人认识我们的。我一路来找你都很OK。


一线小生很坚持,说你晒得那么黑,别人看你一眼先把你认成东南亚同胞了当然就不会想你是那谁谁,我跟你一块儿出去风险加倍。


superstar还是不肯。


一线小生说,你要么戴口罩一起出去玩,要么就留房间里打游戏。


superstar挣扎了一下,说打游戏。


一线小生不说话,直接上手勒脖子。


superstar被勒得没办法吭声,比手画脚的说‘我戴!我戴!’




两个成年男子,戴着口罩,一个穿着大风衣,一个穿着大兜帽,鬼鬼祟祟猫着腰从消防通道溜出了酒店。


在打车还是步行的问题上两人争执了一下,一线小生想开车,superstar说国外开车不安全。


一线小生说,那咱们剪刀石头布。


superstar说,好。


一线小生侧身握拳,整个儿一个龟波气功发射的预备姿势,说,你等我五秒钟,我蓄积一下煞气。


superstar等了五秒,说,可以了么?


一线小生扎马步,下盘稳,深呼吸,沉声喝道,“剪刀!石头!布——!”


superstar冷不丁说,“fongfong你的手是不是和你的脚一样幼(肉)幼(肉)的啊?”


一线小生下意识伸开手,“胡扯啥呢,你看我的手……”


superstar出剪刀。


一线小生:……




这座城市有几条河流纵横交错。


沿着河道,楼房整齐排列,外观大同小异,高度几乎一致,外墙粉刷的颜色却是缤纷多彩,有象牙灰有橡皮粉,还有鸢尾花一般的紫蓝,经过时光和雨水的冲刷,更显得柔和不刺眼,还有几栋是渐变色,引得游人们驻足拍照留念。


一线小生也是兴致勃勃,看见superstar拿出手机找角度。


一线小生看superstar架势很像模像样,夸奖,“可以啊你,挺像那么回事。”


superstar很谦虚的说,“我有个朋友做导演,跟他学过一点镜头的掌控。”


一线小生听的好奇,说,“给我看看你拍的。”


superstar把手机拿给一线小生,一线小生看了下,果然是取景优美,而且superstar用的还是专门的摄影app,色彩饱和度高,颗粒感强,照片就跟电影截图一样。


superstar适时的说,“要不,我帮你拍几张?”


一线小生正有这个意思,双方友好的客气了几句,一线小生就选了个地方,摆了几个姿势。


superstar咔擦咔擦拍了好几张。


一线小生说,怎么样。


superstar说,fongfong你真上相。


一线小生得意的拿过手机一看,要么一个眼睛的大特写,要么一个耳朵的大特写,要么就是在摆姿势的时候拍得虚影,要么干脆就是取了个大蓝天的景,一线小生入画的只有头顶一小撮呆毛。


一线小生拿下手机看superstar。


superstar已经鹅鹅鹅鹅鹅鹅的笑着跑远。


一线小生把手机放回兜里,也不生气,也不追,背着手,慢慢悠悠的继续往前走。


superstar估计一线小生是故意让自己麻痹大意,也不折回去,不远不近的走着。


一线小生显得很不在乎,走走停停的看风景,街边一家小店在卖吃的,顾客很多,一线小生停下来看了会儿,见是两片吐司加一片火腿肉,撒点胡椒粉,吐司外面撒一层奶酪丝,烤得奶酪融化了,拿纸质的小圆碟一装,交给顾客。


一线小生也买了一个,跟其他人一起排队。


superstar好奇,装作没事的晃回来。


一线小生还很好脾气的问,要不要也来一个。


superstar本想拒绝,但闻见了热乎乎的乳香和面包烘烤香气,就不由得点头。


一线小生便跟小吃店的老板伸两根指头,示意来两个。


两人拿着烘的奶酪夹心面包,继续往前走。


superstar咬一大口,说,“fongfong你真的不生气?“


一线小生说,“这是国外。当街打闹那是给我们国家的形象抹黑,你说是不是?”


一线小生慈眉善目。superstar恍然大悟,同时,心中也泛起负疚感。在接下来的行程里,抢着买单。


两人原本打算深入法国人民,了解一下法国的夜间文化生活,但是无奈于两人的法语不过关,法国人民的英语又不过关,在城里兜了两个圈,最终还是回了酒店。


一线小生先去洗澡换衣服,从浴室出来就换superstar去。一线小生把自己的衣物给了superstar一套,superstar脱掉上衣,洗了把脸,摸了摸下巴,感觉胡子有点扎手,再看洗手台上没有剃须刀或者疑似剃须刀的物品,就伸出头去喊,“fongfong,剃须刀有没有。”


一线小生把床头的剃须刀拿给superstar,一边问,“上回那一关你打过了么?”


superstar说,“打过了!那一关好难啊,我打了一星期……”


一线小生把另一只手里的superstar的手机递过去,“让我看看,我还没看过那一段的通关。”


superstar按住指纹键解锁,一线小生招了招手,示意手机拿来。


superstar把手机递过去。


一线小生划拉屏幕,找到了游戏图标,熟练的登录,输入他们俩都知道的彼此的ID和密码,找到了通关记录。


superstar对那一关的艰难记忆犹新,说,“这个游戏设计的人真的是好变态啊,心理扭曲的,设计得这么难……fongfong你在干什么?”


一线小生把手指按在删除记录上,向superstar,缓缓露出狞笑。


superstar一下扑过去。


一线小生扭头就跑。


superstar急得喊,“fongfong!不可以!”


一线小生回喊,“这就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!”


superstar说,“你不要这么小气!”


一线小生停在沙发边,“我就小气,我这人就是小气,怎么着。”


superstar改口,“不不,你最大方了!”


一线小生说,“别,我这人最记仇,最睚眦必报。”


superstar说,“那你要怎么样。”


一线小生被问住了,想了想,说,“跟我说对不起。”


superstar立即说,“对不起。”


太顺利,没成就感。


一线小生说,“叫哥哥,再说对不起。”


superstar很顺从的说,“fongfong哥哥……”


一线小生打个冷战。


superstar抓住机会就是一扑,一线小生早有防备,扭身闪过。


superstar摔在了沙发上,想再爬起来,已经被一线小生压住。


一线小生‘吨’的一下就坐在superstar腿上腰下,居高临下的说,“你蛾子在我手里,”晃了晃手机,“你还有什么想说的。”


superstar看着一线小生,皱起眉头,说,“你不要逼我真的动手。”


一线小生向来吃软不吃硬,说,“嘿,有意思,你真动手给我看看。”


superstar鼓了一下自己的肱二头肌,但一线小生眼明手快,并起二指,就戳腰眼。


superstar一下子软了,一边笑一边躲。


一线小生按住了他,一边不给躲一边戳。


superstar粤语国语英语轮番冒出来,喊fongfong不要玩了。




这时候,一线小生的助理敲敲门,“峰哥?”


一线小生稍微停一下手,说,“干嘛?”


superstar的腰眼暂时逃脱魔掌,就吭哧吭哧的想把一线小生掀翻下去。


一线小生加重自己的分量,来一个千斤坠。


superstar啊噗一声,说,不行了不行腰要断了。


门外的助理问,“峰哥,你干嘛呢?”


一线小生回,“杀人。”


助理哦了一声,说,“要帮忙么?”


一线小生从superstar身上下来,打开房间的门,说,“有事?”


助理说,“我发你微信,你没回……”


看见一线小生一脸潮红衣衫凌乱上气不接下气的喘。再探头看屋子里,沙发上刚爬起来光着上半身的superstar,地上靠枕凌乱。


助理再看一线小生,“……峰哥,你在……干嘛呢?”


一线小生也回头看了看沙发和superstar,镇定的说,“先JIAN后杀。”



蓝哥哥和波儿

.:





七夕








星空蓝七夕要出差。




晓波一听就乐了,说,哥,别这么俗气,说是要出差,结果潜伏回北京给我一撒泼瑞斯是不是。




星空蓝有些好笑也有些无奈,说,晓波,对不起,我是真要出差。




晓波还乐,说,你这演技可以啊。




星空蓝说,冰箱里有吃的,你记得热一热,或者叫外卖,菜单我放在桌上。新的鸡肉条已经到了,放在长的玻璃罐里,别忘了。




晓波笑不出来了,……你真出差啊?




星空蓝看着晓波,说,嗯。






七夕节那天。




晓波送了星空蓝去机场,回家躺在床上,过了会儿爬起来,去客厅打电动,小波绕着打转,晓波就放下游戏手柄去遛会儿狗。




遛狗完了回到家,洗澡换衣服,打开冰柜,嘿星空蓝做了手工的西瓜布丁。




星空蓝做的西瓜布丁那是一绝,之前怕晓波放开了肚子吃这个耽误了正餐,所以一向做得少,这回七夕出差,出于歉疚,就做了六罐。




晓波美滋滋,这是我的,这是我的,这还是我的。




把六罐搂在怀里,全开了,吃一口这,再吃一口那,吃着吃着,却没了意思。晓波把六罐又拧回了盖子,放回冰箱,懒洋洋的在桌上趴了会儿,刷了朋友圈,拿起外套出门。








酒吧在七夕是格外忙碌,晓波来义务帮忙,邓子是求之不得。




天道好循环,以前的晓波是战无不胜的晓波,是将言语化作匕首扎进敌人胸膛的晓波。今儿却不同了。




晓波七夕节来干活这说明了什么。




说明他是个光棍。




在这个神圣的夜晚,光棍都是要被挤兑的。




那些曾经被晓波挤兑过的人民群众团结在了一起,发起了反攻。




推子先上阵,诶哟喂这不是张晓波吗,怎么一个人啊。




张晓波拿起手机咔擦拍了张推子的照片,转手发微信。




推子一怔,说你干嘛?




晓波说发给我嫂子,说你今晚泡吧号称单身。




推子脸一白,那头家里的夺命追魂CALL已经追到了。






大梁发起第二波攻击,诶哟我们波哥今天……




晓波说,你买的兵人两万七,报你媳妇儿一千一,这事儿她知道了么。




大梁脸色苍白的败退。






剩下的残兵游勇你推推我我推推你,不敢上前。




晓波把擦杯子的毛巾一甩,鄙视的冷笑,渣渣!






小飞踏进酒吧。看见晓波,挑一下眉毛。




晓波缓缓擦杯子。




小飞缓缓走过去,做到了吧台边。




两人都不出声。




旁观群众也不敢出声。




什么叫高手对决。




就是善于等待,一击即中。




小飞先开口,“晓波,我这件衣服怎么样。”




晓波看一眼,一件白色针织套头毛衫,正想打击两句。




小飞轻描淡写说,“上回在香港遇见威廉,顺路一起逛街,买了两件,他一件,我一件,同款。”








晓波没吭声,放下杯子。




忽的一个撑手跃出吧台。






晓波一个正义飞踢。




小飞十字格挡。




晓波再一个正义肘击。




小飞一个下腰。




晓波再再一个正义的朋友妻不可欺的头槌!




小飞没挡住。




晓波被满头青筋的邓子拎住后脖领子,甩出了酒吧。




小飞头还晕着,心想算了算了,但一看自己的衣服,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晓波用圆珠笔写了一句孙行者到此一游。这一件衣裳就得五位数,小飞冒着青筋也追出了酒吧。




晓波早回家了。








回到家里,晓波蹬掉了鞋,光着脚走进客厅,心里老大不痛快。




小狗绕着他打转,晓波想起来今天还没有喂鸡肉干,就去找到了那个长的玻璃罐,拿了一根鸡肉干出来,蹲在地上,喂给小狗。




小狗吭哧吭哧咬得欢实。




晓波嘀咕一句,“你爸对你比对我好多了。”




小狗还吭哧吭哧。




晓波好奇,“有那么好吃么?”




也掏了一根出来,试着放进嘴里,一嚼。






这时候,门打开了。




晓波嘴里叼着半根鸡肉干,呆住了。




放心不下晓波,匆匆赶回北京的星空蓝也惊呆了。






自己不在的时候。


晓波。


为了省伙食。


居然吃小波的——!






星空蓝放下行李,“……难怪,鸡肉干少得那么快。”




“啊?”晓波指着小狗,“因为丫吃的多啊。”




星空蓝走过去,拉起晓波,抱住,声音有点哽塞,“……你吃苦了。”




晓波:“……啥?”




星空蓝说,“以后……你不可以这样对自己了。”




晓波:“……我怎么对自己了?”




星空蓝平复心情,松开怀抱,摸了摸晓波的脸,说,“走,我们去吃好吃的。”




晓波说,“不,内什么……哥,我刚吃完饭。”




星空蓝听见这句话简直心都碎了,一下就把鸡肉干都扔进垃圾桶里。




小波(狗):汪?????




星空蓝不容晓波再拒绝,夹着晓波就出了门。




晓波一脸懵圈。




怎么回事?




干嘛呢这是?








七夕的这个晚上。晓波在星空蓝温柔的注视下,硬生生吃了一整盘披萨加半锅海鲜粥。




可喜可贺。













@辣翅鲸 
嘿嘿好几天了终于抢到评论了
谢谢我们辣翅~
可太喜欢这句话的宠溺感了(ಥ_ಥ)

蓝哥哥和波儿

.:

我们小炮爷 力拔山兮气盖世!

镜:

晓波为啥越来越攻!

因为他那年答应了他哥

蓝哥哥和波儿

.:

『攻』的标准,不是凶不凶
『受』的标准,也不是温柔不温柔


这两者的区别只是体位,不是内心或性格。


他是个顶天立地的爷们儿。在体位上受了,不代表他就不爷们儿了。而是他觉得少扯闲篇,最直接的证明『我是个直男,我也是真心喜欢你,你可以对我做有情人之间都会做的事而不必顾虑』


感情这件事,是不怕付出,更是不怕接受。
你给了我你最重要的感情,我坦然接受,因为我知道自己不会辜负你。我知道自己会保护你,不会让你伤心难过。而且,我也会给你一样的,甚至更重要的情感。


这是我们晓波和蓝哥哥。

蓝哥哥和波儿

.:

他蓝哥哥是从来不反对晓波出去打球运动健身。


直到有一天,星空蓝办完事开车回家,经过篮球场附近,想着顺路捎晓波回家。


车子开到了球场边。


球场上六七个年轻人,个个光膀子大裤衩,挥洒青春的汗水。


晓波也裸着上半身,不时抬起胳膊蹭一下綴在发梢眼角的汗珠。进了个球,便高兴的和同伴击掌,有时候还肩头对肩头的互撞一下,有时候还胳膊搂住脖子 的欢呼。


星空蓝看了一会儿,眯起眼,点了支烟。




后来,他蓝哥哥给晓波办了张室内篮球场的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