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夕歡顏

霆峰

【一线小生和superstar 番外】【红尘一骑,无人知是】

嗷嗷嗷

baixiaorou:

长江后浪推前浪,前浪死在沙滩上。这句话或许是对这个行业的最恰当的一种形容。




这个行业,永远都不缺新鲜的血液。




这个行业的竞争,永远都在继续,日复一日,犹如巨大齿轮,永无休止的转动。








一线小生也有竞争对手,虽是一线,并不意味就天下无敌了。




这些竞争对手里,其中一个有那么一点不一样。




这一位流量艺人跟一线小生前后脚出道,当时大家年纪小,二十刚出头,社会经验尚且不足,何况这行的门门道道,不约而同的吃过几次亏,同病相怜的把对方当做朋友,一起喝过酒发过牢骚,差一点就当了知交好友。




为什么说差一点呢。




因为小生先红了。




自古,能共甘苦的,不一定同富贵。




何况,有些人看着朋友好了,却不想着我要更加努力。 而是,想尽办法拽下来,拽得比我更低。




这一位流量艺人就属于后者。




明着抢小生的资源,暗着给小生使绊。还开创了一个在公众论坛有组织有 纪律发帖回帖黑竞争对手的先河。




小生向来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尺。你黑我一丈,我让你知道什么叫跪下 叫爸爸。




但两家经纪公司的实力不相上下,小生赢了这家,对方就赢了那家,资源轮流来,你拍大电影,我就去拍大IP,你接运动广告,我就接快销,一时也难分胜负。








这天在后台碰见。




小生一个白眼翻在肚子里,就当没看见。




流量艺人也没跟小生打招呼。




小生坐在一边,从助理手里拿过企划书翻了翻。




流量艺人拿出手机,“喂,导演,是我啊,你回北京了没有?这不想您嘛,那当然了,您的剧本,我看得连梦里都能背了。”




小生听出门道来,这位导演正是自己之前积极接触的,这个电影项目是小生主动争取许久的,但可惜花落别家。




对方的用意很明显,就是故意说给小生听,那声音绕梁三日,穿透力极强,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后台吊嗓子练美声。




“剧本节奏挺好的,对了,我上回提的意见,导您看怎么样?”




小生啪得合上企划书。




助理在一旁也听得烦,对方这故意挑衅的样子,是人都想上去踹一脚,于是更怕小生按捺不住。




助理上前打岔,想用声音盖住对方,大声说,“峰哥,我去给你买杯咖啡吧,美式?”




小生看了看助理,说,“我教你一个事。”




助理忙道,“峰哥你说。”




小生说,“做事,最重要的不是能忍。”




助理一怔。




小生拿手指碾了碾纸角,让声音平和,“重要的是,能装。”








小生把这事忍下去,可助理回头越想越气,这世道简直了,傻bi能横向霸道,正常人反而要让道。回头就逮了superstar的助理吐苦水。




等风声传到superstar的耳朵里,已经过了半个多月。




superstar没说什么,也没专门去安慰小生。




又过了半个月,superstar接到四大其中一本的开季封,因为是周年纪念版,还包括了跨开拉页,公司权衡之后,还是决定回绝,因为不是superstar的个人,需要和其他艺人搭配。




superstar看了看合作艺人的名单。




眼睛微微一眯,手指轻轻敲了一下那个名字。




终于等到了。








拍摄当天。




流量艺人来到世贸天阶附近的摄影棚,心情不是很好。




原本杂志在找他拍开季封这件事上有些犹豫,担心他一个人的流量撑不起来,他主动推荐了superstar,提出两人合作,算准了superstar的公司向来反对此类路线,肯定到了最后阶段会拒绝,杂志社时间所限,找不到同等级 的其他艺人,最终只能由自己独立完成,兜兜转转,还是成了自己的单人 封。




但没有想到的是superstar居然同意了双人封。




如意算盘就这么打了水漂,流量艺人很是不快,故此提早抵达摄影棚,看了杂志社准备的衣服,临时提出调换,指名要把准备给superstar的换给自己。




杂志社很是为难,但见流量艺人的团队态度强硬,superstar那边又还没有来人,只得答应。








换完两排衣架,不久,superstar团队抵达。




流量艺人听讯,看了看已经换好的衣架,得意洋洋的勾起嘴角。




superstar走进化妆间,和众人打过招呼,在镜前坐下。




化妆师上前,却是一愣。




superstar耳朵上多了三个耳洞,其中两个在耳轮,一个在耳屏,戴着纯银耳钉,微微有些红肿,显然是刚刚打的。




superstar很是礼貌的问,“我自己戴了一些衣服和首饰,可以用吗。”




化妆师有些犹豫,“呃,这次拍摄,都有厂牌赞助的。”




superstar很理解的点点头,“那我问一下摄影师。”




不光是摄影师,连杂志社现场监督的负责编辑也过来。




坐在同个化妆间里的流量艺人心底冷笑,这么一闹,superstar难搞的名头 就声名远播,就算不远播,自己帮上一把,不愁没有水花。








看着superstar带来的首饰衣物,摄影师和编辑面面相觑。不但都是赞助厂商的品牌,更比杂志社借到的还新,有两件衣服甚至是前两天刚刚走过秀场的。




现在不是杂志社答不答应,而是厂商肯不肯。




superstar笑一笑,说,“我已经征得他们的同意了。”




负责编辑二话不说,拍!不同意都要拍,更何况是同意。








最新款的三骨耳钉,前一刻刚刚发布在珠宝秀场的镁光灯下,这一刻就戴在了superstar的耳上。




最新一季的珠宝设计风格与服装相辅相成,灵感都来自于莫卧儿帝国,一 改前几季的简约风格,极尽奢华豪侈之能事。




形如孔雀翎的头饰就是演变至莫卧儿皇室男子的包头头针,长约成年人手掌的头饰如羽毛又如蝎,中脊纯金,用石榴红和墨绿两种颜色描绘出从蓓蕾 直至怒放的花序,沿着金脊两侧则是以真正的红宝石按照大小依次镶嵌出 累累果实,孔雀翎的尾端是一颗水滴形的深绿宝石,缀在额前,悬在一侧面颊,闪闪烁烁的遮着了一只眼。




露出来的另一只眼,漆黑眼线勾勒轮廓, 眸光比宝石更为幽深迷人。




又换一套首饰,米粒大的金珠与珍珠交错,编成额环,额角分出一束挽过面颊,穿在了耳洞里,重重密密,垂得极长,似流苏又非流苏。




如今的chocker在数百年前就是皇室的常佩首饰,superstar的脖颈线条极长,戴上方形祖母绿的颈链,宝石水光透澈莹润,映得佩戴者的眼眸幽幽。




珠光宝气压不住他的容貌,反倒增添了无限艳光。




价值连城的珠宝配合波斯风格浓郁的男装或女装,superstar的气场全开,抚摸嘴唇的指尖傲慢,被宝石裹点的身体曲线每一寸都在暗示不可言说的 一千零一夜。




摄影师的手就没从机器上拿开过。




负责编辑向总编申请更改这次的主题。




总编回复要谨慎。




负责编辑直接用手机翻拍了摄影师的照片发过去。




总编回复,晚上就开会。








流量艺人化完妆,换好衣服,站在一旁,脸色发青。




不过,仿佛所有人都忘了这回是双人封。








superstar结束工作,前往下一个工作地点,坐在车上,看着助理帮拍的几张照片,自己也觉得很满意,挑了一张最喜欢的发给一线小生。




不多时,小生就回电。




superstar接起电话,喜滋滋,“fongfong。”




小生板着声音,说,“那耳环是夹的还是戴的。”




superstar一怔,“戴的。”




小生说,“又打耳洞了?”




superstar说,“嗯。”




小生气得磨牙,“都几个了?你那是活页夹啊?你不疼啊?”




superstar说,“有一点点疼沃。”




小生说,“都打耳骨上能不疼么!……算了,你现在在哪儿呢。今天几点收工?”




superstar说,“要很晚的。”




小生说,“给我地址,我今天收得早,”顿了顿,“来接你下班。”




superstar抿起一点点嘴角,“我耳朵疼。”




小生有点担心,问,“是不是发炎了?你请个假去看医生,这事不能忽视, 我等会就过来。”




superstar说,“买个新耳环可能会不疼一点。”




“……”小生很干脆的挂了电话。




superstar握着手机,撇撇嘴,小声说,阿峰好小气的。












另一边,小生皱着眉头刷着某珠宝的官方网页。




什么玩意儿?这都是什么玩意儿?怎么不干脆在耳朵上按间五金行呢?




招手助理,“你过来。”




助理颠儿过来,“峰哥什么事?”




小生说,“这里头哪一个像人戴的?”




助理看了看,诚惶诚恐的说,“峰哥,都挺像。”




小生皱眉咬嘴唇,脸憋成一个包子,“那你再看看,哪个不像人戴的?”




助理看了一溜儿,指着最贵的那个,“这个不像。”




小生:……




小生关页面,自我安慰,我这是不助长他瞎折腾的歪风邪气。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爱惜之男朋友,我身为他的男朋友我要引导他的审美走向。




手机叮咚一下,小生打开一看,是superstar发过来的一个页面链接,点进去一看,是一个小生看一眼就两眼发黑的耳钉。




造型完全超出小生的审美认知。




又叮咚一下,superstar发来一条语音。




superstar的声音,低低的,一点含糊的沙哑,透出一丝微笑,阿峰,我好喜欢这个,下一次,我戴给你看,只给你看。








小生面无表情的看着页面,提起手指,干脆戳下去。




买!



评论

热度(578)

  1. 阿瑟rou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屯粮仓
    哦草我错过了什么
  2. 安忆瑾年rou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美色啊美色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