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夕歡顏

霆峰

剧组元宵联欢

哎嘿嘿还是蓝波可爱!

baixiaorou:



猜谜




什么东西看上去硬梆梆冷冰冰,但花点时间就会变得软绵绵暖融融,皮Q又弹,咬住了嘬一嘬,就嘬出来又热又滑的馅浆。




徐律:……




晓波吓一跳:哥!拿毛巾!内谁流鼻血!












拆利是




星空蓝包了厚厚一个利是给晓波。




晓波不要,“过年时候给过一次了,那会我不要,你非说是彩头,现在还给算什么?”




星空蓝说,“元宵节拆利是,是习俗来的。不信你问其他人。”




晓波跑去问酥皮。




酥皮愣一下,按照本地习俗,都是已经成家的人封利是给小辈。但心念一转,明白过来,回答说,“唔错,是这样的。”




晓波这才信了,回到星空蓝跟前,有点不好意思的拿着红包举了举,“谢谢啊。”








酥皮迅速的抽出钱夹迅速的抽出来一搭钱,迅速的找了一圈,没找到红包,就拿自己最新的穿红西装的照片叠吧叠吧做了个信封,塞好钱,做完一系列工作,呼得喘一口气,装作平平淡淡的神情,递给小生。




小生愣一下,“给我?”




酥皮说,“我们那边的习俗,年纪大的给年纪小的。”




小生不乐意了,“怎么着你意思是我以后得管你叫哥?”




酥皮皱眉,fongfong的理解能力有好大问题,说,“拿着。”




小生说,“就不。”




酥皮塞给小生,“拿住啦!”




小生避开,“就不!”








bill听见了,看着毓泰。




毓泰:?




bill伸手。




毓泰:???




bill说:按你的年纪,四舍五入,打个折,就给个几百万吧。




毓泰:……












包汤圆




张小凡把糯米粉团揪成一小块一小块,擀成圆圆的一块,再揪一块芝麻馅。捏成圆圆的一颗,包在粉团里,在手心里搓啊搓。




汤圆粉粉的,张小凡的面颊也粉粉的。芝麻馅又黑又甜,张小凡的眼瞳儿也是又黑又甜。




包了一会儿,转头去看隔壁帮忙的师叔。




师叔皱着眉,看着一案板的粉团,要么擀破了,要么擀成了多边形。芝麻馅要么捏得四四方方,要么捏得奇峰突兀。




师汤圆粉粉的,师叔的高挺鼻梁也是一道粉一道白。




张小凡凑过去,“师父。”




师叔皱眉,格外专注,“莫吵。”




张小凡忍不住抿唇笑,轻轻亲了一下师叔的面颊。




师叔被打断了专注力,含嗔看了一下眼张小凡。












项允超大咧咧吃着包好的汤圆,挑剔甜挑剔腻挑剔高糖高热量,“上下五千年纵横九万里,吃了这么多年了,换点新鲜的,我们讲求饮食健康,就换个啊何首乌啊,燕窝啊,再不然,我迁就你们吃个平民版的抹茶也……”




许诺站在阳台上,冷不丁来了句,“来了。”




项允超说,“啊?这么快?我跟你们说啊不是宇治抹茶我不……”




许诺说,“不是汤圆。”




项允超诧异,“那是什么?”




许诺努努嘴,“你的上下五千年纵横九万里。”




项允超:……




项允超撂下勺子拔腿就逃。



评论

热度(36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