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夕歡顏

霆峰

甘える

哦哟,蓝哥哥软乎乎的,甜死我了

baixiaorou:

北京城今年冬天的流感来势汹汹,星空蓝恰好在香港出差,一天三通电话打给晓波叮嘱各项注意事项,晓波嗯嗯的应了,该打篮球的还是打篮球,该吃锅子的还是吃锅子。




星空蓝回北京那天,晓波待在家里哪儿也没去,赶紧着把囤了一星期的衣服给洗了,地给拖了,从里到外打扫一遍,整个厨房都闪闪发亮,最后不忘给小波的碗里装满狗粮,叉腰看着四周,晓波满意点点头。




等门外边钥匙一响,晓波哧溜过去开门,“哥你回来了……”




星空蓝戴着口罩,露出来的眼睛透出疲累。




晓波伸手去接星空蓝的行李,一边问,“怎么了?”




星空蓝抬手挡了一下晓波,指指远一点的距离,晓波往后退两步,再问,“哥,怎么了?”




星空蓝的声音隔了一层口罩,显得有些沙哑,“感冒。”




晓波说,“啊?没事吧?严重吗?”




星空蓝说,“可能是流感,你去叔叔家住两天。带小波一起。”




晓波想说话,但看着星空蓝的那憔悴的脸色,嘴唇动了一下,说,“嗯。”




星空蓝有些诧异,原本以为要花一番功夫才能说服晓波听话,没想到晓波答应得这么快,他想再劝慰晓波两句,但眼前一阵阵发黑。这一场流感来得凶猛,上机只是觉得不对劲,一趟几个小时的密闭空间下来,出机场就是脑袋发疼身子发冷,强撑着跟晓波说完几句话,就去卧室休息,隔着门听见隐约几声狗叫,心想晓波是带着小波出门了,总算是放心了一点。




睡也难睡得安稳,烧得心底发虚身子发汗,昏昏沉沉,醒醒睡睡,换了几个姿势都如身在烙铁寒冰之上,一时热一时冷,抬手摸下额头,满手都是湿淋淋的冷汗。




实在躺不下去,星空蓝靠着床坐起身,手脚无力,想着缓一缓,再去倒杯水。




这时候,卧室的门推开一点,晓波小心翼翼的探进头来。




星空蓝诧异,也很无奈的看着晓波。




晓波站在门口,有一点局促不安的说,“……我不是不听你的,也不是给你添堵,……就这么走了我不放心,而且我戴着口罩呢。”晓波从身后拿出口罩来,很认真的说,“不会传染的。”




星空蓝失笑,哑着嗓子说,“把口罩戴上。”




晓波立马戴上口罩。就露出一双大眼睛,说,“想吃点什么,还是想喝点什么?”




星空蓝说,“家里有什么。”




晓波说,“熬了粥,白粥,还买了点橘子,补充维生素的。”




星空蓝听见自己的声音带着一分娇意,说,“我不要吃粥。”




晓波赶紧说,“那就橘子,马上来。”




说罢,年轻人转身奔厨房。




星空蓝心里有些讪讪,掩饰性的摸了摸自己的面颊。这些年来的相处模式,习惯了叮嘱晓波,照顾晓波,猛然掉了个个儿,还真有些不习惯。




晓波剥好了橘子,端进卧室,搁在床头柜上,说了声哥,别吃太多。转身又出去了。星空蓝拿了瓣橘子来吃,汁水清甜,缓解了一些胸闷。




卧室的门开了少许,星空蓝看去,却是小波在张头张脑,星空蓝抿嘴一笑,就听晓波说,去去去,边儿去,你爸生病呢,敢闹你爸,今晚上吃香肉火锅。




小波听见晓波声音,耳朵一动,扭头奔晓波那儿去。




晓波端着一盆热水,灵活敏捷的避开小波的缠腿攻击,走进了卧室里,放下水盆,把黏在脚边的小波抱出门,再关上门,回头看着星空蓝,小声说,“……你出了好多汗,我给你擦擦吧。”




星空蓝一怔。




晓波赶忙说,“你不放心的话,你自己来。”




星空蓝慢慢的说,“嗯,好。”








星空蓝坐在床上,脱了上半身衣服,背对着晓波,背脊肌理分明,晓波戴着口罩,拿着热毛巾吭哧吭哧的擦。擦了一遍,说,“行了,你转过来。”




星空蓝换了个方向,晓波重新绞了把毛巾,烫得指尖都是红红的。毛巾擦过星空蓝的脖颈锁骨和胸肌,再到腰侧。




晓波使力气,贴得近,呼吸明显的一下又一下的吹过星空蓝的皮肤。




星空蓝看着在自己胸前的毛绒绒的脑袋,小小的心猿意马了一下,说,“……晓波。”




晓波闻声抬头,“怎么?是不是太烫了?”




星空蓝看见晓波的眼睛,那双明亮的眼眸满满的是认真,是担心。




自己习惯了庇护这个年轻人,却在不知不觉间忽略了这个年轻人原本是多么坚强。




星空蓝说,“……我想喝水。”




晓波答应一声,擦完最后一把毛巾,便把水盆端出去,片刻之后拿着杯水回来,水温刚好,递给星空蓝。




星空蓝喝了一两口,说,“想吃橘子。”




晓波接过水杯,又把橘子端过来,星空蓝随手拣了一瓣,慢慢的吃了。




晓波看星空蓝没有再吃的意思,便将橘子放回去。往常嘚吧嘚的嘴皮子也收敛了,就怕说得太多让星空蓝头疼,扶着星空蓝躺回床上,再轻手轻脚的收拾好了,退出房间。




星空蓝说,“晓波。”




晓波立马停下脚,“诶?”




星空蓝说,“我想做一件事,但是觉得不好。”




晓波说,“什么事?你直管说。”




星空蓝说,“你过来。”




晓波走过去。




星空蓝看着大口罩晓波,忍不住抿唇笑,轻轻说,“我想要你亲亲我。”




晓波一呆。




星空蓝轻轻叹气,“我这么想是不是很不好?感冒会传染给你。”




晓波看着他哥,被这通感冒折腾得脸透出瓷白色,唇却越发红得明显,跟被啃过一口似的。




张晓波同志咽口口水,说,“……我觉得挺好。”




星空蓝看晓波,“真的?”




晓波再咽口口水,用力点头,“真的。”




星空蓝伸出手,拉住晓波的领子,往下拽了拽,唇角含着笑,眼波泛着涟漪,轻声说,那你为什么还不亲?




张晓波同志心跳一百八,春风吹战鼓擂,摘了口罩正要亲下去,忽然,‘阿嚏’。




一声小小的喷嚏。




张晓波同志闪电一般捂住自己的嘴,吓了一跳的看着星空蓝。




星空蓝眯起眼。




张晓波同志立刻说,“我没感冒!真没有!”




星空蓝的声音收了柔情,说,“去叔叔家。”




张晓波同志往外退一步,再退一步,哧溜出了卧室,但是不服输的声音传进来:“我不去!我就在我们家待着!”



评论

热度(454)

  1. 菜菜rou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