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夕歡顏

霆峰

所有的小甜饼都给了我最爱的蓝波

baixiaorou:



星空蓝一时心血来潮,拉了晓波到跟前,从头到脚端详一阵。




晓波大大方方任凭端详,心里却犯嘀咕,是上星期溜出去打球被知道了,还是邓子酒吧被人闹场,自己出手帮忙那件事?




星空蓝开口,“晓波,问你一件事。”




晓波立马立正站好,说,“您说您说。”




星空蓝说,“如果有一天我被人抓了,你怎么办。”




晓波立即向领导表忠心,“我去找警察叔叔。”




星空蓝一顿,循循善诱,“警察叔叔万一帮不上忙呢。”




晓波说,“那我就找张学军。”




星空蓝顿住。




晓波拍胸保证,说,“你放心,张学军那别的不敢说,人面最广,要找什么样的都有,能上天能入地能打洞,准保把你安安全全找回来。”




星空蓝说,“那真是好。”




他这一句话带出了三分磨牙的意思,原本是想勾着晓波说几句好听的。偏这年轻人平常最能嘚嘚,在关键时刻犯了轴。




星空蓝看着晓波,晓波眨巴眨巴眼也看着他,看神情是一片懵懂。




星空蓝想放过去又不舍得,说,“要是叔叔那边也没办法呢?”




晓波说,“不会吧。”




星空蓝说,“我是说如果。”




晓波为难了,“那怎么办呢?”




星空蓝磨牙磨得更重了,“是啊,怎么办呢。”




晓波为难的看着星空蓝。




星空蓝被这年轻人的大眼睛无助的一看,看得一口气滚了滚,成了一小簇火苗,末了一叹气,算了算了,就当自己上辈子欠他的,说,“没事了,我就随便问问。”




说着转身离开,却听背后一声噗嗤笑。




晓波一伸手,从背后抱住了星空蓝,说,“我去找你。”




星空蓝一怔,回头看晓波。看见了一双明亮的眼睛。




晓波贴着耳朵,轻轻的说,“不管你在哪儿,我都去找你。”
















硝烟弥漫,炮声震天,督军心中若有所感,猛然回身,见火光如血,涂满半壁天空。




云海千峰,无我宫这一任的宫主身着碧色长衫,风吹动了长袖,吹落了桂如黄金雨。




长空疏云,无边无际的草原,蹄声擂动如天边滚雷。汗王猛地勒停马头,骏马长嘶。




刘子光握紧戒指。












“不管你在哪儿,我都去找你。”



评论

热度(30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