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夕歡顏

霆峰

春波碧草,晓寒深处,相对浴红衣

蓝哥哥和波儿

.:

晓波一个冬天下来养的那一点点肉,就在烈日炎炎的夏天里又熬没了。有点胖嘟嘟的脸颊又瘦回了尖下巴细脖子,眼睛本来就圆,一瘦就更圆。


星空蓝这阵儿公司业务扩张,一天二十四小时,也只有飞机上的那点功夫能睡个觉,也没时间给晓波张罗吃的,家里的厨房干净得锃光瓦亮。


星空蓝人在千里之外,只能一日三餐定点打电话给晓波问吃了什么。


晓波振振有词的说香菇鸡肉,川辣牛肉,黑胡椒牛排,但统统都隐去了后头‘方便面’三个字。




等星空蓝终于得空回北京,看着厨房那一摞摞码得整整齐齐的方便面,指着晓波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
晓波挨在门边,左脚脚尖蹭右脚脚尖,不吱声。


星空蓝只好叹口气,说,想吃什么,我现在做。


晓波叽咕,天太热了,没胃口。


晓波抬起眼,小心翼翼的看一眼星空蓝,说,我想去游泳。




这个季节,哪哪儿的游泳池都是跟下满饺子似的。




星空蓝找了一个五星级酒店,酒店内部有泳池,只提供给贵宾,平常人少清净水质好。


星空蓝让晓波带好东西。


晓波兴冲冲的把泳裤什么的塞进背包,再抱起小波冲到门口。


星空蓝伸手,逮住晓波的后脖领子,抱走他怀里的小波。




进了五星级酒店,晓波看着一池碧波荡漾,但冷冷清清的没人,他东张西望,好奇的说,哥,这儿真对外开放?


星空蓝说,当然,买门票就行。


晓波说,那敢情好,下回带邓子他们来,咱们也远离一次人民,享受一次特权。


星空蓝说,一张门票二百。


晓波说,享受特权的痛苦,还是让我一个人承担吧。


星空蓝揉一把晓波的脑袋,说,还游不游了,换衣服去。


晓波答应一声,抱着背包去更衣室,过了会儿,换好衣服出来。


星空蓝也换好了,黑色红边三角泳裤,上身披了件防水薄衫,腿长腰窄倒三角,肌肉块垒恰到好处,添一分则太健美先生,减一分配这张脸则太阴柔美。


星空蓝看着晓波的泳裤。


晓波说,咋?


星空蓝说,你的裤子……


晓波一拍裤腿,零八年我们街道第一名!牛不牛掰!


星空蓝神情复杂的看着那晃晃荡荡的裤衩和皮筋显然松了的裤头,屁股上还印着‘全民迎奥运,健身圆梦想’。




晓波站在最低一格的跳水台上,挺胸举高手臂,向不存在的四方观众示意。


星空蓝看见晓波这一举手,两侧肋骨格外分明,小腹瘦得塌进去,裤头更加宽松。


星空蓝眉头皱一皱,心想回去做点晓波喜欢吃的点心。


晓波看准了泳池,深吸一口气,一跃而下,一头扎进水里。


雪白水花在碧色水面一圈圈泛开。


晓波好一会儿没出水。


星空蓝有些担心也有些诧异。


只见,水面下,晃晃悠悠的浮起了一样东西。


星空蓝定睛一看。


那条皮筋彻底断了的四角大泳裤。




晓波紧跟着也浮出了水面,使劲勾那条裤衩,越勾,裤衩漂得越远。


晓波那张脸也是着急也是恼羞,涨得通红通红。


实在勾不着了,也顾不上面子了,跟岸上的星空蓝说,“内什么,你帮我拿一下!”


星空蓝没应声。


晓波一看。星空蓝就地蹲着,埋头在胳膊里,笑得浑身发抖。


晓波恼羞成怒,“我!我再也不游泳了!”










在日本旅游的时候,bill租了airbnb。房子一面冲山一面冲着暖河,冬天住在这儿,能看见两岸白雪皑皑,河水冒着袅袅蒸汽缓缓流淌的景色。


房间有一个大的圆形浴缸,开黄铜水龙头,直接能引来温泉水。


bill打累了游戏想去泡个温泉休息一下,站在浴缸边刚脱了衣裳,就见一个年轻人躺在水底下,睁着眼,没有气。


bill一口气没上来。




毓泰老老实实的坐在浴缸边听训。


bill差点被自己男朋友吓到,这种丢人事当然不能说出来,只好皱着眉借题发挥说,想泡温泉你讲啊,你一个人静悄悄泡在里面有没有想过其他人感受啊?


毓泰说,也没其他人……


bill一拍浴缸边,仲驳嘴?!


毓泰内疚的看着bill,说,我不知道会吓到你……


bill说,不是吓到的问题!这是……


bill忽然顿了顿,看着毓泰。


毓泰诧异的看着bill。


bill说,你在水底下,不用呼吸?


毓泰点点头,说,当然了,我是鬼啊。


bill捂住胸,叹口气,说,老老实实讲,我真的有点被吓到。医生讲过我心脏不是很好……


毓泰说,……啊?


bill看毓泰。


毓泰说,哦哦……那,那怎么办?


bill握住毓泰的手,轻轻抚摸手腕脉门,嘴角微微一翘,说,你陪我多泡温泉。


毓泰不假思索的说,好啊。




过了一阵。


毓泰涨红脸:变……变态!
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296)

  1. 一夕歡顏rou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蓝哥哥和波儿
  2. 梨子酱rou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