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夕歡顏

霆峰

充电

蓝哥哥和波儿

.:











凌晨一点,偌大个北京城终于有些安静下来,奔流不息的地铁线也寂静无声。雾蒙蒙的夜空之下,高楼亮着几扇窗户,因为高,越发显得远,像孤岛的灯。




星空蓝应酬完了饭局,回到家,坐倒在沙发里,点了一支烟,抬起手,按了按额角,才长长的出了口气。






这种应酬,累的是人,更是心。




一寸算计,一寸人心。




要闻弦音而知雅意,要意在言外,要言不由衷。




星空蓝靠住椅背,仰起脸来,吐出一口烟,眉宇之间尽是浓浓倦意。




抽完了一支烟,他起身去卧室。




双人大床上,深灰的床单,浅灰的被子。




晓波把被子蹬到一边,露出个白乎乎的肚皮,睡得正熟。




看着晓波,星空蓝才露出了一点笑意。






唯有晓波,这年轻人在横了吧唧的外表之下,有一颗再善良不过,再光明不过,再纯粹不过的心。






星空蓝低下头,轻轻吻了一下晓波的面颊。




晓波迷迷糊糊的说,哥……?




星空蓝抱住了晓波,说,是我。




星空蓝整个人压在了晓波的身,又有一点烟味,又有一点酒味,晓波有些憋气的说,唔……哥,让让。




星空蓝不舍得放手,轻声说,等一会儿,让我充个电。




晓波说,充……充电?




星空蓝嗯了一声,更加抱住了不放手。




晓波听出了星空蓝声音中的疲倦,心疼得不得了,抬手摸了摸星空蓝的背,小声问,真要充啊?




星空蓝把脸埋在晓波的肩窝里,又嗯了一声。




晓波身上的香味和自己的其实一样,他们用同一款的沐浴乳,用同一款的剃须膏。




他要这年轻人的身上,从里到外,每一寸每一分,每一根头发,都有自己的气息。






星空蓝忽然一愣,抬起脸,错愕的看着晓波。








晓波费劲巴拉的连拽带蹬的把内裤蹬到脚,再用脚跟一搓,就似掉非掉的挂在脚踝上。




然后抬起腰,用光溜溜的小屁股蹭一下星空蓝的小腹。




星空蓝简直不敢相信,晓波这是……这是在主动?




晓波看星空蓝不动,就一条腿勾住了星空蓝的腿,腰再抬了抬,让原本隐秘之处隐约绽放,又窄又平的小屁股再蹭一下。




晓波的耳朵有点红,声音也含含糊糊的,像是不敢说清楚,再唧咕一句,……睡就睡呗,还‘充电’,你当插头找插座呢。




星空蓝忍住想笑,又有许多情动,注视着晓波。




晓波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,故意凶巴巴的问,……充不充!




星空蓝忍不住了,噗嗤笑出声。




晓波哧溜就要把腿收回来,却被星空蓝更快的按住了腿根。




星空蓝往前压了压,抵住了那小小的入口,咬住了晓波的耳垂。




在晓波嘶的倒抽一声凉气里,星空蓝叫他,晓波。




晓波结结巴巴的说,干、干嘛?










这个男人嗓子微沙的说,




好孩子。



评论

热度(351)

  1. 一夕歡顏rou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蓝哥哥和波儿